小说|《半日机》第四章

  • 小说|《半日机》第四章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翡翠小说
摘要

二人相视不言。咚——咚——!敲门声缓解了这无声地气氛,一位布衣书生立在门外,双手搂着一个木质妆匣,他站立不安地轻扭腰身,想进来又怯步不前,犹犹豫豫似要开口说什么

小说|《半日机》第四章
二人相视不言。

咚——咚——!

敲门声缓解了这无声地气氛,一位布衣书生立在门外,双手搂着一个木质妆匣,他站立不安地轻扭腰身,想进来又怯步不前,犹犹豫豫似要开口说什么。

江毓起身,朝那书生走去,道:“公子是要典当?”

书生点头,一把跪在地上。

江小姐!求你帮帮我!”

“公子请起,男儿膝下有黄金。”江毓侧身做了请姿:“愿闻其事。”

书生起身,紧楼着怀里的木匣,垂头走进双阁,行至桌旁见到程煜,他弯身行礼,程煜也点头回应。江毓跟来,邀书生一起坐下。

三人同桌,听他道述原尾。

书生名汪云,沂祥人。他家境并不富裕,从小励志苦读,想来高中后能光宗耀祖,谁料事与愿违,早些年他父亲外出时不慎落崖离世,母亲悲痛成疾也卧倒在床,汪云不得不放下书卷,挑起家里的梁柱。

他白昼忙于各种散活,帮母亲赚取药钱,夜半才有星点时间读书。沂祥之地又因江家的书香阁,读书风气甚是高涨,汪云学识不足,乡试屡屡落榜,母亲病情也是日益加重,最终也随了他父亲去了。

不幸之万幸,汪云有一指腹为婚的妻子,那女子不重家世,忠于他的才华,于前年与他完婚,如今身怀有孕,一胞双胎已六月有余。

汪夫人过门后一直操劳家事,安胎不妥,现气血亏损,大夫诊断恐有难产之兆,让汪云备齐处方药材,好生调理着。可汪云家徒四壁无多余钱财,无奈只能拿妻子的些许陪嫁首饰和玉饰来典当。

汪云走了几家当铺,表示想暂时抵押等将来赎回,可当铺掌柜们都不依,他便想到来双阁,寻摸着能否碰到江小姐,没想到还真让他遇上了。

汪云撑开妆匣,把里面的饰品罗列在桌上,又从最底下拿出一个小布袋。

“小生没用,”汪云松开小布袋,掏出一块翡翠镯子递给江毓,道:“这是家母留下来给内人的,我本想当掉一了百了,内人也附和说听我安排,可我明白,她是喜欢这镯子的,我看得出来......”

程煜看看江毓手里的镯子,色泽纹理确实不错:“是块好玉。”

江毓拿着镯子翻看了两遍,递给程煜,道:“所见略同。”

“江小姐,小生不愿内人难过,可否以五十两银子押在店内,他日有钱再来赎回......”汪云声音越说越低,眼神尽是恳求,这是他唯一能给妻子的一件像样物件了。

“程公子觉得这笔交易如何?”江毓问。

“自然是亏本。”程煜答,此玉极佳,低价让汪云抵押日后又赎回,双阁无任何盈利。这书生一看便是急需用钱,趁机劝解买断,再转手高价卖出,此为商家上策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去了多家当铺,都没有掌柜的愿意答应他,打得便是这个算盘。天下人往,皆为利来。

汪云听完程煜表态,有些坐不住了。

“汪公子莫急,这双阁的主人是江小姐,且听她做何打算。”言外之意,他只是客观评价,程煜一脸看戏的模样,又把问题抛给了江毓。

俩人来回打着太极,把汪云的心揪得七上八下的。

“汪公子,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,不过......”

汪云总算吃了颗定心丸,也不管‘不过’后面是什么了,直接打断江毓的话,又是一把跪倒在地,连连磕头,两行泪挂在了脸上,哽咽道谢:“江小姐,谢、谢谢!谢谢您!不管您要求什么!我、我都想办法答应!”

“不是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。”江毓抬手示意他起来。

汪云抹干脸上的泪,坐回去,听她道:“你这镯子可以押在这里,我不会动,但是你赎回的话,需要利息,具体我会让舟舟帮你清算。”

汪云点头干脆答应。

“另外,你暂无固定的谋生之计吧,可愿入我爹的书香阁,月俸不会克扣于你,但你若不能胜任,家父也绝不偏袒。”

汪云还没听清,再此干脆点头,随后反应过来,定眼望着江毓说不出话,如此恩情他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了。

“最后一点,”程煜道:“你若还有心想为官,可在书香阁里多请教请教江老爷子,不过待你高中以后,需得帮衬着他江家,当然,他们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为难你,你可愿意?”

汪云愣了神,没想到这素未谋面的公子竟如此看得起他!

“江小姐......”汪云试问江毓的想法。

“你可愿意?”江毓重复。

汪云实在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了,只重重地点了头!

江毓起身,到柜桌前执笔写了封信,又拿出了五十两纹银,一并交给他,嘱咐他到江府打点打点。

汪云接过银子和信,朝屋内二位分别鞠身后去往江府了。江毓把首饰和妆匣收起,一起锁进了柜架上层,她转过身,程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面。

他个子很高,江毓需仰着头看他。

“酒醒了?”

“醒了。”

“那该回去了?”江毓推他往一边站站,给自己让个道过去,她回到柜桌前,执笔清算账本。

“暂未做此打算。”程煜侧侧身子,也移到柜桌前:“想继续跟姑娘探讨下方才的话题。”

先相处半日?

“方才......”江毓没有抬头,又道:“方才公子智谋确实更胜小女子一筹。”竟然给了那书生如此大的一个希望,将来他若真是高中,对江府可是大有益利。

江毓继续对账,没有看到程煜微变了的脸色。

她分明是刻意回避他的话!

程煜攥住江毓翻账簿的手,止住她的一心二用。江毓想抽手摆脱,谁知程煜越攥越紧,她根本反抗不了:“公子这是何意?”

“江毓。我知晓你认出我了。”自她说出什么先相处半日,他就确定了。只是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被她认出的。

江毓没有再挣扎,道:“是,我认出你了,程煜。”

文/忆莯